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鹿的置物箱

冷番边缘动画新发现

 
 
 

日志

 
 

【音乐人】平泽 进(Susumu hirasawa)  

2010-12-12 18:34:27|  分类: 其他推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平泽 进(Susumu hirasawa) - 彡人 - 纪念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 做梦的孩子

 平泽 进(Susumu hirasawa),1954年4月2日 生于东京。 【相册】

尽管记不得初次了解平泽大叔是哪年哪月,但绝对记得第一印象,可能这个世纪再找不出这样霹雳的大叔了。Rotation,出自今敏的动画《千年女优》,虽然今敏在20年前就是大叔的粉丝,但20年后的合作,真的算是一大绝配。Rotation是第一印象,我随便跳着听了几个调子,下一曲了,那个年纪的我没办法接受有怪腔的音乐。传统的乐器,还掺着电子,要知道“电子”搞不好就会显得很老土,因为过于在意这个元素,所以当时死钻了一次牛角尖,更何况大叔的声音是适合唱世界音乐的类型,如果他走“民族风”,或许再和谐不过,只是会觉得很保守而已,更何况日本的民族风已经有姬神、喜多郎这样的大牌,大叔再步后尘很不新鲜。79年,他脱胎于Progressive 乐队“P-MODEL”。

平泽 进(Susumu hirasawa) - 彡人 - 纪念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 做梦的孩子

 

直到89年开始,除了参与P-MODEL乐队活动外,他同时开始个人发展,可以听出每一张专辑里都有新的尝试。他用过不协和音程让曲子变得别扭但很刺激并且旋律性很强;他从不把电子单独出来而是掺在气势汹涌的旋律中;他的Rotation以及其他作品,都值得有听觉上瘾的理由,在耐久度上完全不用担心。

平泽 进(Susumu hirasawa) - 彡人 - 纪念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 做梦的孩子 

我对歌手的声音很挑剔,有偏见,还不热衷听女人的声音,而大叔极具灵魂的声音,说“空前绝后”有些夸张,但在目前这个时代可算是独一无二,我非常严肃的认为,这样的声音很有瘾。听过大叔早期的音乐,部分90年以前的作品觉得声音质感有些硬和憋屈。而如今我觉得大叔愈加气魄,声音的穿透性也愈强,偶尔的纤细柔软感更显韧性,音色更加干净。单说声音我觉得用“世界感”来形容更为贴切。也许是因为听习惯了,大叔的音乐越来越容易亲近,好些专辑第一次听时,效果并不理想,这有点“以貌取人”的意思,或者说,大叔的音乐犹如“第二眼美女”,需要反复看清每一个部分,才能感觉到真正的赏心悦目。他的很多调调得揣摩才能体会到其中刺激的趣味,果然还是属于难以咀嚼的类型啊。

他的音乐可谓是在全球音乐形式日趋饱和的情况下又一个标志性里程碑,是同样可以和良邦彦、姬神、梶浦由记等同系列精专性音乐家齐名的大牌。之前说过的“世界感”不仅仅拘泥在旋律上,他音乐的每个方面在这个词上都有充分的理由来站稳脚跟。今敏说:“我20年前就开始迷上他的音乐了。没有他的音乐,《Paprika》会是部很不一样的电影。他的歌曲是神话与科学两种对立势力的较劲,听他的歌给我很多的灵感,好比我会边听他的歌,脑海边出现‘即将死去的孩子们在清澈碧蓝的晴空下大笑着’的影像。我被他歌里的世界观深深影响,你可以说,如果没有他的音乐,我今天或许也不做不成动画导演了。” 对今敏的评价要稍微做下解释:

 神话与科学两种对立势力的较劲——

94年开始,亲自设计出他的第一个“交互式现场演唱会”(使用电脑技术,根据观众的反应改变演唱会的进展),到现在已经开展了8次,这也成了平泽活动中称为毕生事业的事。他希望以一种视觉表现来展示他的音乐,为此尝试在自己的演唱会现场以大屏幕播放电影,通过影像的显示来配合他的音乐,将听者引入他自己所编织的音乐魔网中。发展到后来,他开始采用一种电子模拟人来表现自己的音乐意境,从传统的单听觉模式开拓到视觉和听觉相结合的全新境界。让“过去”(神话/民俗的世界)和“未来”(科学/电脑的世界)在“现在”相会,建立起真正的“平泽世界”。对我来说这片领域里的一切都是未知,还比如在后来才了解对大叔帮助很大的“AMIGA”( 一种多媒体计算机)等等,在音乐界里确实是为数不多的奇迹。推荐有在线观看癖好的读者可以在平泽进的百度贴吧里点击“大叔强大视频区”,有LIVE的部分视频。

平泽 进(Susumu hirasawa) - 彡人 - 纪念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 做梦的孩子

  

世界观——

“天空染成了赤红 /呼喊着的 /那个声音 /穿越了千里之远 /雨水飘落

万籁俱寂的夜 /无数的梦境幻化成型 /像天使那样哭泣 /声声入耳

拳头伸向太阳 /迎击这病魔肆虐的时刻 /像战士一样奋起抵抗 /的那些孩子们 

假如相信的话就睡吧 /未来为你而存在 /如此反复祈愿鸣唱 /声音不绝于耳”

——选自 《Love Song》, 献给那些战地无辜的孩子们。

平泽 进(Susumu hirasawa) - 彡人 - 纪念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 做梦的孩子

 

像我们这些只在旋律上带着猜疑精神下功夫的异国粉丝,其中还包含大多数有99.9%的日文都看不懂的观众,只能依靠具有翻译才能的人,在局限性非常大的压力下,可怜兮兮地找到为数不多的汉化版歌词,以及某些向今敏对大叔的感情表示质疑的粉丝来说,所谓世界观,大概很多都体现在了歌词中。很多作品都有其诞生的含义,比如与“Love Song”一起的还有“高贵な城”,两首为“抗议杀戮”发表的具有反战意识作品;为追悼泰国友人而发表的专辑《SWITCHED ON LOTUS》等等。他在音乐上注重意境,是更加立体的意境,一个三维的空间,里面具备了我们拥有的大部分感知力,让人们更容易理解他自己裸露并温柔的感情。

  评论这张
 
阅读(3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